万向“更新”:近三年业绩下滑 扩张金融版图进军区块链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04 09:49

资料图

自杭州市中心驱车跨过西兴大桥,沿机场高速东行六公里自右下高速,一片阔大的老工业园区赫然林立,这就是在中国商界赫赫有名的万向集团。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号称浙商领袖的万向从来不缺乏关注度。凭借老到的资本手腕,万向建立起了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及诸多参股企业的资本帝国。

2016年,万向宣布上马总计2000亿元的投资计划,这不仅寄托万向创始人鲁冠球一直以来的造车梦,更是万向进军区块链、试图引领新一轮技术革命的试验场。根据新京报记者走访,进入2018年,该项目目前仍未落地。

相比在区块链、金融等领域的激进布局,近年来,万向的传统主业发展速度放缓。以万向旗下最知名的品牌露露为例,被认为长期以来对万向贡献现金,而自身发展却“原地踏步”甚至业绩下滑,并一度蒙上“关联交易”的阴影。目前,被称为鲁氏家族成员的鲁永明正在露露展开改革。

2000亿投资项目未落地

下午4点半,安徽打工者李明(化名)从位于杭州萧山区的万向生活区出发,步行穿过正在拆迁的垃圾场,大约十五分钟后走到河另一岸的万向集团上班,第二天凌晨一点后原路返回休息,这个工作节奏对李明而言已经延续了快一年时间。

李明是万向钱潮的一名普通操作工,今年36岁,去年和妻子来到万向打工,上的是下午五点到凌晨一点的中班,“上夜班很累,眼睛眨一下都不行”。

在中国乃至世界,万向都非同一般。

据官网介绍,万向由鲁冠球创办,是国务院120家试点企业集团,和国家520户重点企业中唯一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是中国向世界名牌进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16家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企业常青树”。

在万向总部不远处,一座尚未落地的“万向创新聚能城”(以下简称万向城)已经被纳入万向的未来版图。

2016年9月,万向集团在第二届全球区块链峰会上宣布,在5-7年内投资2000亿元,推进8.42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打造成一个可以容纳9万人的智能生态城市。有媒体报道显示,早在2015年万向就已经启动“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有人说这是创举,也有人说这是异想天开。”

根据当时的报道,在这座万向聚能城里,未来可能发展的与区块链相关的应用场景包括“分布式能源系统、居民身份与电动车设备ID登记在同一账本上的‘共享经济’模式、追踪动力电池及二次回收用作储能电池、智能制造、机机对话、智能家居与智能社区服务。”

1月19日,万向区块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向区块链)市场总监告诉新京报记者,万向聚能城是万向集团投资,“我们希望用区块链技术缔造这座城市。我们一直在做全球招募,找海内外人士来共建万向创新聚能城。”

今年1月,新京报记者自萧山区管委会获得的一份内容介绍显示,万向创新聚能城计划投资2000亿元,规划10平方公里,入驻项目包括万向新能源大厦、动力电池、电动客车等众多项目,项目地址位于萧山区桥南新城。

1月17日,新京报记者来到萧山区桥南新城,未看到万向聚能城的项目地,多位当地人士也表示不清楚该项目地址。

1月18日,杭州市萧山区经济开发区招商局局长易海平告诉新京报记者,万向的事情,是区里在统一协调、牵头,项目土地指标还没下来,还在做方案,处于规划阶段,没有任何实施,没有动工。

当被问及具体位置地名时,易海平表示,万向城暂时没有地名,它具体范围很大,只能说是科技城,“虽然宣布了,但(土地)指标很紧张,没指标”。

当问及项目进展,另一位萧山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人士1月18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对该项目进展“不很了解”,“具体要问企业。”

大举押注区块链

计划建于杭州的这座“万向城”,并非万向在区块链领域的首次布局。

华虹国际大厦,一座位于上海外滩附近的写字楼,其中的20层正处于装修过程中,这里就是万向区块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向区块链)的所在地。

1月19日,万向区块链市场总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万向在区块链的布局始于区块链实验室,2017年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万向区块链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万向区块链业务的整合平台,目前,万向区块链技术已经在万向信托、民生保险等万向系成员企业中得到应用。而前述万向集团所投资的万向城,是万向区块链的又一大落地场景。

和国内大多数进军区块链领域的企业一样,万向投入重金的区块链业务距离收获还很远。从公开可查的业绩情况来看,截至去年上半年,万向区块链及万向所投资部分区块链项目尚未步入盈利阶段。

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货币网获取的万向控股募集书显示,2017年1-6月,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7.92万元,净利润-56.23万元。

有媒体报道称,截止到2016年8月,万向控股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了29家区块链创业公司,共计2500万美元。

万向区块链负责人表示,外面所说的万向对区块链项目的投资都是由分布式资本做出的,分布式资本是万向控股出资成立的一家区块链投资公司,肖风和沈波是分布式资本的合伙人,基本上在全球区块链投资机构中能排到前五。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分布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为肖风,其名下只有一项对外投资项目,即和万向控股共同成立了上海万链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后者名下有9次对外投资记录。

据募集说明书,截至2017年6月末,上海万链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主营业务收入2065万元,净利润-78.73 万元。

上述万向区块链市场总监提到,2016年9月,万向1.5亿元投资了国内的区块链初创公司钜真金融,成为当年区块链行业最大的一笔投资之一。据万向控股募集说明书,2016年度,钜真金融实现营业收入515.40万元,净利润-715.55万元。

近三年来上市公司业绩下滑

在大举布局区块链这一科技和市场前沿领域的同时,万向原有的主营业务发展呈现出另一翻景象。

万向钱潮是万向在汽车零部件领域的上市公司,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2014-2016年的营收增幅分别为6.12%、4.20%和5.31%,净利润增幅则逐渐下滑,分别为33.20%、10.29%和7.08%。

万向系旗下上市公司承德露露业绩显示,其营收从2014年的27.0亿增至2015年的27.1亿,2016年降至25.2亿,去年前三季度为15.6亿元,同比下滑21.01%。

万向德农数据显示,2012年营业收入曾达到6.61亿元,2014年降至4.38亿,2016年为3.19亿,去年前三季度为1.63亿,同比下滑11.62%。

万向系4家上市公司中,仅有顺发恒业业绩表现不错,2014年营业收入49.1亿,2015年降至34.7亿元,2016年小幅回升至36.4亿元,2017年前三季度为57.4亿元,巩固回升态势。

昔日,借拿下这些上市公司,万向系曾实现急速成长。

据新京报记者梳理,万向系旗下4家上市公司中,除了自主推动上市的万向钱潮外,万向对承德露露、万向德农和顺发恒业的运作方式均为投资参股为第二大股东,再通过种种方式跃居第一大股东之位,耗费时间均在数年之久。

万向不断在资本市场展开并购的21世纪前十年,正是其急速崛起的时期。由于万向并非整体上市企业,外界无法获悉其财务数据,但中国企业联合会每年公布的榜单揭示了万向发展的曲线。

在中国五百强榜单第一次发布时的2002年,万向集团公司以86亿元营业收入名列第123位,到2008年,其以408亿元收入名列第112位,是六年前的近5倍。

2014年,万向集团公司营业收入突破千亿大关,以1186亿元收入名列第119位,并在2015年以1287亿元的年营业收入排名第114位。

自此之后,万向集团公司的收入开始下滑。

2016年,万向集团公司以1153亿元的年营业收入排名第125位,2017年,万向集团公司名列第140位,营业收入1107亿元。

据记者获悉,万向旗下有三大块业务,第一是汽车零部件,包括万向钱潮,第二是万向三农,包括承德露露、大洋世家,第三就是万向控股,涵盖了万向旗下的金融业务。

据媒体此前报道,2016年,万向集团实现利润100亿元。 其中,上市公司贡献17亿利润,美国业务贡献三成,而金融板块的贡献则达到四成以上。

在传统产业发展相对乏力的同时,以传统主业为主的万向系4家上市公司股价也表现一般。以万向钱潮这一万向旗舰为例,其经历过2015年牛市之后股价低迷,2015年底为18.53元左右,到2017年底降至10元左右,截至上周五股价9.14元。

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万向钱潮鲜有资本动作。有媒体称,鲁伟鼎是鲁冠球晚年万向系的主要掌舵者,相比父亲对实业(即4家上市公司)的重视,他更为重视金融业务的发展。

1月18日,当提及万向钱潮在资本市场沉寂时,万向钱潮证券部负责人对此未直接回应,但其否认了鲁伟鼎“更重视金融投资、不重视传统产业”的说法。万向集团和万向钱潮方面未对新京报记者的采访提纲进行回复。

万向系

释义万向集团在官网自我介绍称,企业创建于1969年,从鲁冠球以4000元资金在钱塘江畔创办农机修配厂开始,以年均递增25.89%的速度,发展成为营收超千亿、利润过百亿的现代化跨国企业集团,被誉为“中国企业常青树”。

规模万向以汽车零部件制造和销售为主业,近年来,万向发展步伐放缓。2016年,万向集团公司以1153亿元的年营业收入排名中国五百强榜单第125位,2017年,万向集团公司名列第140位,营业收入1107亿元。

现状目前,万向正大举杀入新能源。万向称,其集中47年积累的优势,准备投资2000亿元以上,启动“万向创新聚能城”的建设,整体规划,统筹实施,发展新能源零部件、电池、客车和乘用车,目标是建成一家国际化、高科技的清洁能源公司。

■ 相关新闻

万向系资本运作的“露露”样本

作为万向系旗下尤为知名的上市公司,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承德露露近年来的经历,能反映出万向系的“战略风格”。

露露坐落于河北承德,始建于1950年,1997年11月公司在深交所上市,以露露牌杏仁露而在国内家喻户晓。2006年经过国企改制,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公司42.55%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业绩乏力被指“原地踏步”

1月22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承德露露,厂区内正处于繁忙生产中。一位老工人称,杏仁露这种产品有季节性,主要是冬季消费、冬季生产,夏天会有五到六个月的停产期,现在是最忙的季节。

万向入主之后一直到2015年,露露的业绩一度稳步增长。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2008年露露营业收入为15.2亿元,2015年为27.1亿元,净利润则从1.1亿元增至4.63亿元。

由于业绩稳步增长,露露一度在万向体系内扮演了“贡献者”的角色。

2006年,万向正式拿下露露控股权后,后者在万向财务公司的存款金额不菲。

年报显示,2006年,承德露露在万向财务的活期存款余额为1.98亿元。到2016年报中,期初余额约10亿元,期末余额17.8亿元,存款利息1809万元。这一年,承德露露实现净利润仅4.5亿元。

有分析认为,上市公司将现金放在万向财务的利息过低,并质疑万向将承德露露当做“提款机”。

据官网介绍,万向财务有限公司系万向集团旗下,其定位于“加强企业集团资金集中管理和提高企业集团资金使用效率,为企业集团成员单位提供财务管理服务”。

公开可查的数据显示,万向财务的资金部分用于支持被万向系看重的其他产业。

据主打金融投资的万向控股募集说明书,截至2017年6月末,其在万向财务有限公司获得授信额度为84.70亿元,已使用额度为33.71亿元,未使用额度为50.99亿元。

与此同时,承德露露自身的业绩也渐趋乏力。2016年至2017年前三季度,承德露露的营收和净利润连续“双降”。2017年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下降21.01%和12.34%。

对于露露业绩下滑,安信证券在一份报告中称,股东对管理层的信任度制约了公司的发展,“防漏出”甚于“促成长”,长期利润导向。公司经历了“收入利润俱佳、有利润无收入、无收入无利润”三个阶段,已然病木,亟待春来。

记者采访到的部分承德露露老员工也认为,万向进来后,对露露支持和投入不够,“维持现状”。有员工说,大概十年前,同行业的“六个核桃”只有两万吨产能,现在达到了一百多万吨产能。露露这些年在承德一直维持着20万吨产能。

对于“原地踏步”的说法,也有露露员工表示,这是“企业自己经营管理的事情”,“而且万向的收益早都达到了”。

多年商标纠纷终起诉鲁永明上任后“谋变”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露露的原大股东露露集团频频被指控涉嫌侵占上市公司利益。

2017年初,随着一则露露杏仁断供消息的传出,有媒体将矛头对准了露露的原董事长王宝林。

根据网传信息,在春节前后,承德露露杏仁露出现了断货现象,导致“公司无法采购到足够杏仁”导致“停了三分之一生产线”,而停产原因是杏仁供销渠道被王宝林家族垄断挟持。

1月21日,一位接近露露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露露的主要杏仁供应商顺天杏仁位于承德六沟镇,公司也产杏仁露,老板是王印昌,在乡下很有影响力,露露的副总经理王旭昌是王印昌的亲哥,和王宝林关系也很好。

1月21日,一位承德当地村民告诉记者称,承德山区遍布,盛产山杏,露露的杏仁采自野生,由农民采摘,再由大大小小的批发商收上去后,给一些杏仁加工厂,最后承德露露采购杏仁做成杏仁露。

据露露2016年年报披露,承德市顺天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公司副总经理亲属。

承德露露2016年报显示,前五大供应商内除了三家从事包装的企业外,其余两家均为杏仁企业,分别是承德县顺天杏仁加工有限公司和承德双滦利民杏仁加工有限公司,露露采购金额分别为1.3亿元和0.686亿元,占年度采购金额比例13.41%和6.97%。

2016年报关联交易栏目披露,公司自顺天杏仁采购杏仁、核桃仁,交易价格为杏仁34.41元/kg,核桃仁69.23元/kg,关联交易金额1.27亿元,占同类交易金额的比例为26.24%。而同期可获得的同类交易市价为杏仁35元/kg,核桃仁70元/kg。

对于露露断货是否与王宝林有关,接近王宝林的多位露露老员工予以否认称“信息不实,这个厂是王印昌个人的,和王宝林没有关系。”

从公开信息来看,作为露露创始人的王宝林和万向多年前就已爆发冲突。

从股权上来看,早在2001年,万向就进入承德露露,在2006年也正式取得公司控股权,但之后依旧由原大股东露露集团董事长王宝林担任承德露露董事长,直到2010年被免去。

对于王宝林一直担任董事长的原因,一位接近王宝林的人士反问道,“谁想走,谁也不想走。”他认为,一个新企业“需要以前的人”,(如果)只是万向的人管理,万向一时也难以接手。“而且当时是万向聘任他当的董事长。”

2010年8月,王宝林卸任董事长不久后,承德露露公告称,公司在对有关商标等无形资产自查时,发现两份由前大股东和前董事长签署的违规的《商标使用许可协议》、《企业名称许可协议》,同时结合一段时间内市场上陆续发现有侵权产品,将依法维权要求露露集团停止侵权。

一位露露老员工告诉记者,在此压力之下,露露集团改名叫霖霖集团,目前董事长仍然是王宝林。

1月2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霖霖集团所在地,大门前的霖霖集团标志已经被抹去。一位老工人告诉记者,现在这里只剩下十几个员工,目前这个大院还属于霖霖集团资产,每年靠出租房子取得一些收入。

1月22日,新京报记者来到霖霖集团,未能联系到王宝林接受采访。

多位老员工表示,露露的品牌为王宝林所创立的,“露露走到现在,王宝林功不可没,现在还是吃他的老本”,一位老员工说。

在王宝林与万向围绕露露发生冲突的另一面,其仍与露露有藕断丝连的关系。

2016年年报显示,露露主要供应商为廊坊凯虹包装容器有限公司,承德露露自该公司采购印铁罐,交易价格为0.496元,金额4071.75万元,同期市场价为0.5元。

工商资料显示,廊坊凯虹与承德露露共同成立了廊坊露露饮料有限公司,持股36.25%。

承德露露2006年年报显示,廊坊凯虹包装容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公司董事长王宝林亲属。

2017年10月,承德露露公告,起诉汕头南方露露侵权违法生产“露露”牌杏仁露产品,以解决困扰公司多年的商标权的问题。公开信息显示,汕头南方露露原来由王宝林执掌的露露集团与香港企业合资成立,被承德露露指控违法使用“露露”商标。

有券商对此评论称,“我们认为此次诉诸法律途径,体现了公司对待这个问题处理态度上的重大突破,是公司今年完善治理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露露发生换届,来自鲁冠球家族的鲁永明出任总经理。据简历,鲁永明先生,男,1972年5月生,浙江杭州人,1991年9月进入万向集团公司。

“现在董事会基本都是万向的人,但万向方面的高管,基本就是一个鲁永明在承德”,一位露露老员工称。

在鲁永明主导之下,露露以往“原地踏步”的形象正在发生改变。

今年1月8日,承德露露在北京举办发布会,展示了全新的热饮款露露杏仁露,试图主打快生活节奏的年轻白领人群。在包装上,新罐体从深蓝变成了小清新的浅蓝,一颗杏仁换下了代言人许晴。

1月21日,一位接近露露的人士告诉记者,今年的新品意在占领高端白领的市场,主导者就是鲁永明总经理。

截至发稿,万向和承德露露方面未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采访提纲。

新京报记者赵毅波杭州、承德报道

相关阅读:

万向“帝国”迭代

资料图

1月17日,距离万向创始人鲁冠球去世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月,但在他一手创立的万向厂区内和万向生活区,鲁冠球的印记仍然无处不在。

在万向机械厂门口,矗立着的宣传栏上张贴着鲁冠球的照片,一旁写着“万向创业48周年,鲁冠球面临做创造历史的勇敢者”。另一个宣传栏上,三大段文字简要描述了鲁冠球身后万向的权力架构。

“集团董事局决定,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的称谓,作为对万向创始人鲁冠球的尊称和纪念,将永远保留;实际控制人鲁伟鼎为万向集团公司法定代表人,任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同时,集团聘任鲁伟鼎为总裁,管大源、倪萍为资深执行副总裁。”在这三人中,鲁伟鼎为鲁冠球之子,是一直以来被认为的接班人,而倪萍是鲁冠球的三女婿,管大源是效力鲁冠球四十年的工作伙伴,也是三人中唯一的非鲁氏家族成员,成为万向帝国仅次于鲁伟鼎的“二号人物”。

“异姓人”管大源

公开信息显示,管大源是从杭州万向节总厂开始,跟着鲁冠球一路打江山的老将,历任杭州万向节总厂统计员、计划员、科员,万向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万向集团副总裁等职务。

去年11月9日,万向系旗舰上市公司万向钱潮公告,因原董事长鲁冠球逝世,董事会选举管大源为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自此,管大源成为万向系全部四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其在万向体系内的地位进一步吃重。

在执掌四家上市公司前,管大源一直是万向体系内的资本运作能手。

1994年,万向钱潮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民营企业,管大源出任负责资本市场的董事会秘书。为表彰管大源在万向钱潮上市过程中所做的贡献,鲁冠球拿出10万元现金重奖了管大源。

再以万向拿下兰宝信息(即后来的顺发恒业)为例,有报道称,在2007年10月,管大源作为万向集团的授权代表与长春市政府的授权代表进行谈判,最终决定由万向集团作为兰宝信息的意向重组方,而顺发恒业成了国家股权分置改革后第一只成功借壳上市的股票。

2009年10月,万向集团下发通报,给予管大源特殊贡献奖,奖励1000万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早在顺发恒业借壳之前,万向系对兰宝信息就已有布局,而这一布局与管大源在股权上关系密切。

2004年9月,兰宝信息第二大股东将其持有的兰宝信息股权转让给合利实业。

根据兰宝信息2008年2月公告,合利实业是通联资本的全资子公司,管大源持有通联资本95%股权,为合利实业的实际控制人。此时,通联资本旗下的辽宁合利与万向资源是一致行动人的关系。

通联资本是何方神圣?

公开信息显示,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亿元,总资产约40亿元,管理资产约60亿元,具有规模实力的专业性投资银行机构。在媒体报道中,通联资本被称为万向乃至整个浙江民间金融的大鳄。

通联资本:从万向旗下到管大源手中

其实,管大源并非通联资本的最初所有者。

公开信息显示,通联资本早在1995年就已成立,万向集团持有90%股权,万向集团企业发展总公司持有10%股权,鲁伟鼎出任董事长。

2003年,通联资本进行增资和股权调整,万向控股以3.8亿元出资持有95%股权,剩余5%为鲁伟鼎持有。2005年12月,管大源受让95%的股权成为通联资本实际控制人。此后,公司法人代表,也由鲁伟鼎变更为管大源。

工商资料显示,从2005年到2014年的大约10年时间内,管大源一直是通联资本的主要股东,并担任公司主要负责人。

由此可见,管大源执掌的通联资本脱胎于万向集团,早期一把手为鲁伟鼎。自从对于鲁氏家族或万向集团为何将通联资本这一极富价值的金融平台转让给管大源,一度引发外界猜测。

1月17日,一位万向集团已退休老员工告诉记者,自己在工作上和管大源接触过,管大源这个人的工作能力、领导能力非常强,媒体里说他是万向的大管家,其实是低估管总了。万向虽然是鲁氏家族的家族企业,但管大源肯定不是像外面其他企业那种职业经理人,在我们员工看来,管大源就是鲁氏家族的一分子。

2014年10月8日,通联资本工商信息发生变更,股东由管大源持有95%、鲁伟鼎持有5%变更为余勇文(95%)和祁堃(5%)持有,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赵琦。

新京报记者获悉,余勇文和祁堃均长期在万向工作,祁堃曾任万向德农董事会秘书,余勇文曾任万向信托副总裁。而据中国债券信息网,赵琦曾在万向财务有限公司内任职。

1月18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通联资本负责人,就通联资本和万向集团的关系,对方表示不清楚。这位负责人表示,现在公司是陈栋在管理,他平时不在公司,一般在外面出差,比较忙。当记者表达了采访诉求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鲁伟鼎:从通联资本到万向控股

在最初创立的通联资本剥离出万向体系、交给管大源后,鲁伟鼎成立了另一家资本平台——万向控股。

据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货币网获得的募集书,万向控股的前身为上海万向控股有限公司,系由自然人鲁伟鼎出资组建的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成立,当年改名为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

以个人控制的万向控股为核心,鲁伟鼎在万向集团公司体系之外开创了庞大的金融业务版图。

据募集说明书,万向控股为国内大型的金融投资和实业投资运营平台,旗下拥有民生人寿、通联支付、浙商基金、普星聚能、万向信托、万向租赁、通惠期货等众多金融企业。截至2017年6月末,万向控股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达56家。

2014-2016年,万向控股合并报表口径的净利润分别为70487.04万元、140954.99万元和93392.57万元。

一位万向控股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万向旗下有三大块业务,第一是汽车零部件,即万向钱潮,第二是万向三农,包括承德露露、万向德农等。

这位人士指出,万向的第三块业务就是万向控股,包含了万向旗下金融业务,民生保险、浙商基金都是它下面。除了券商外,其他的金融牌照万向基本都有了,而万向控股由鲁伟鼎一手做起。

有媒体指出,鲁伟鼎另起一摊,在父亲的实业之外谋划金融布局。以万向控股为主体,鲁伟鼎已拿下银、保、基、信、租赁和期货等6张金融牌照。

万向控股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鲁冠球逝世对我们没有影响,鲁伟鼎很早就是万向集团负责人,而且万向控股本身一直就是鲁伟鼎个人的,不存在股权继承问题。

至此,万向系内外的庞大资产版图趋于清晰,在万向集团层面,鲁伟鼎出任董事长,管大源担任副手;在资本市场,管大源为所有4家上市公司一把手。在万向集团以外,鲁伟鼎和管大源则分别执掌万向控股和通联资本(后管大源退出)这两大金融投资平台。

通联资本与万向控股的竞合

在资本市场,与万向关系密切、但分属于两套体系的通联资本和万向控股一度有过争锋。

2014年8月,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50%股权转让项目电子网络竞价会展开,在现场持续竞价389轮次,4小时后,这个起始价为1.77亿元的项目最终以4.14亿元成交,溢价2.37亿元、溢价率高达133.9%。

据当时媒体报道,参与竞买的三家中包括了民生通惠和通联资本。据报道,竞价总共持续了389轮,民生通惠资产管理公司叫了几轮后没有再跟,通联资本坚持到了最后。

除了竞争,亦有股权腾挪。

2015年8月,通惠期货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万向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不变,之前通联资本、通联创投(即万向创投)合计持有公司的40%股权,现已转为民生人寿持有。民生人寿系万向控股旗下。

鲁伟鼎个人控制的万向控股收购了通联资本的通惠期货股权,后者同样也在接手前者的项目。

2017年11月,浙商银行在证监会官网挂出A股招股书显示,2017年5月,万向控股将其持有的浙商银行5.4亿股股份(3.03%股权)以7.3亿元价格转让给通联资本。

浙商银行成立于2004年8月,是全国第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被认为国内最富价值的银行资产之一。

招股书显示,万向控股旗下民生人寿持有浙商银行股权3.58%,通联资本持有2.42%,合计为6%;安邦系旗下旅行者汽车集团持有浙商银行股权6%。

如果将通联资本与民生人寿均视作万向系成员,则合计持有6%浙商银行股份,与安邦同列第一大民营股东。但在2017年11月的招股书中,浙商银行未将民生人寿和通联资本合并计入持有5%以上股权的股东。

根据2015年1月顺发恒业公告,通联资本与万向集团公司的一致行动人关系已经解除。

2017年5月,通联资本股权发生进一步的更替,股东变更为陈栋(96%)和祁堃,由于公开信息中罕有陈栋的资料,记者暂时无法判明陈栋和管大源、万向的关系。

工商信息显示,就在同一个月,管大源出任通联资本旗下万向创投的董事长、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从而掌握了通联资本旗下最主要企业之一万向创投的控制权,显示出通联资本与万向的距离并不遥远。

今年1月,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位于杭州市华联时代大厦25层的万向创投,两位人士均告诉记者,万向创投为(万向集团)子公司。这一表述与工商信息并不相符,万向创投系通联资本旗下。

在万向创投公司内的墙壁上,张贴着鲁冠球的大幅照片,万向集团的司训“讲真话、干实事”分外醒目。

新京报记者赵毅波杭州、承德报道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